<pre id="hnldd"><sub id="hnldd"></sub></pre>
      <form id="hnldd"></form>
      <track id="hnldd"></track>
      <del id="hnldd"></del>

                <ruby id="hnldd"></ruby>

                咨詢熱線:0538-8505088 / 18653806690

                新車購置5天后即發生交通事故,所有權人能否主張貶值損失?

                新車購置5天后即發生交通事故,所有權人能否主張貶值損失?

                 

                巫某云與徐某強、克拉瑪依市宏雁商貿有限責任公司、克拉瑪依鴻宇物流有限公司、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克拉瑪依市分公司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
                 

                 

                ——新車購置5天后即發生交通事故遭受嚴重損壞,車輛所有權人能否主張貶值損失?



                案件索引
                一審:新疆克拉瑪依市克拉瑪依區人民法院(2016)新0203民初1999號
                 
                二審:新疆克拉瑪依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新02民終325號
                再審: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18)新民再85號 

                基本案情

                 

                2016年3月31日,巫某云駕駛小型客車與徐某強駕駛的重型半掛牽引車發生碰撞,造成巫某云車輛嚴重損毀,交警部門認定:徐某強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巫某云無責任。 巫某云駕駛的小型客車于2016年3月26日購買,價值為296800元(不含稅價25367.52元、增值稅稅額43124.79元)。 徐某強駕駛的重型半掛牽引車、箱式半掛車的實際所有人均為徐某強,該牽引車掛靠在鴻宇公司經營、在人保財險克分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及責任限額為50萬元的商業三者險(含不計免賠率),該掛車掛靠在宏雁公司經營、在人保財險克分公司投保了責任限額為30萬元的商業三者險(含不計免賠率),事故發生在掛靠期間及保險期限內。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機動車第三者責任保險條款第七條第(四)項規定:第三者財產因市場價格變動造成的貶值、修理后價值降低引起的損失,保險人不負責賠償。 巫某云的受損車輛的全部修理費人保財險克分公司已經在保險責任限額內予以賠付。巫某云確認受損車輛修復后在正常使用,未進行交易。訴訟過程中,經巫某云申請,一審法院委托當事人共同選定的新疆嘉思特價格評估有限公司對巫某云駕駛的小型客車因交通事故受損導致的車輛“貶值損失”進行鑒定,并于2016年12月1日作出新嘉價估字(2016)056號《關于車輛貶值損失的價格鑒定結論書》,該結論書載明計算過程:車輛正常使用情況下的應有市場價值=296800×[1-5/(15×365)]=296533元,車輛事故維修后的市場價值=296800×[1-5/(15×365)]×(1-10%)=266880元,車輛因事故造成的貶值損失=296533-266880=29653元;同時,備注:該鑒定對象于2016年4月1日發生交通事故,車輛現已修好,維修后車輛存在后備箱門支撐不穩定、后尾燈縫隙過大、檔位不靈活等問題。巫某云所在單位上、下班有班車接送,工資中有交通補貼,單位承擔部分車輛油補。 巫某云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判令被告賠償各項損失共計36885.20元(車輛“貶值損失”29653元、交通費損失4246.20元、鑒定費損失2986元)。 

                法院裁判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克拉瑪依市克拉瑪依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1、關于原告巫某云主張的車輛貶值損失是否存在,以及應否獲得賠償問題。本案中,根據當事人提交的證據及陳述,原告因交通事故產生的車輛修理費已經由被告人保財險克分公司在保險責任范圍內予以賠償。認定貶值損失及賠償應當考量以下因素:車輛維修后外觀美觀度的降低及使用性能的受損程度,貶值是否達到一定程度,車輛交易是否真實存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五條關于財產損失的范圍沒有關于車輛貶值損失應當賠償的規定以及車輛貶值損失的難以確定性,從合理平衡侵權人以及受害人利益角度出發,應當嚴格控制謹慎對待車輛貶值損失賠償的適用。根據本案經過質證的車輛照片、《機動車保險車輛損失情況確認書》及《關于車輛貶值損失的價格鑒定結論書》等證據可以證實原告所有車輛的發動機并未因交通事故受損,在車輛前后均受到撞擊后,因修理產生修理費70000余元,維修后存在后備箱門支撐不穩定、后尾燈縫隙過大、檔位不靈活等問題,評估機構僅依據車輛使用時間短、維修后車輛牢固程度受到一定影響,認定修理后變現折扣率為10%,但并未明確車輛使用的牢固程度受到多大影響,亦未明確車輛使用價值減損達到明顯的程度,更未明確車輛需要進行必要補救措施。原告的受損車輛本身已經被恢復原狀,其使用價值的減損并不明顯存在,故對原告主張車輛貶值損失賠償的損失請求,依法不予支持?;谏鲜稣J定,原告主張因鑒定產生的鑒定費的訴訟請求亦不應當予以支持。2、關于原告巫某云主張的交通費4246.20元是否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問題。根據原告陳述及提交的證據,克拉瑪依區人民法院認為其在事故發生后正常上下班,且單位配備接送班車,工資中包含交通補貼及部分油補,其提交的3900元勞務費發票及出租車票據均不能證實原告因車輛修理所產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產生交通費用的合理性,故對原告關于交通費的主張因無事實及法律依據,依法不予支持。故作出(2016)新0203民初1999號民事判決:駁回原告巫某云的訴訟請求。  一審判決作出后,巫某云不服,提起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支持其全部訴訟請求。理由如下:1、上訴人的車輛購置僅5天被嚴重損壞,經過修復不能完全恢復原狀,該損失屬于貶值損失,應在損害賠償范圍內。保險公司未能舉證證明其曾經就責任免除條款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因此,保險公司免責條款無效;2、上訴人在維修車輛期間,無車可用,坐出租車或拼車去處理交通事故,發生了交通費用。上訴人需要開車上班,在車輛修理期間,乘坐了出租車,發生交通費用且有票據證實。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克拉瑪依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1、關于巫某云主張的車輛貶值損失是否存在,以及應否獲得賠償問題。財產損害賠償承擔責任方式包括恢復原狀、修理等。本案中被上訴人已將上訴人車輛進行了修理,已基本恢復原狀,被上訴人履行了其民事賠償責任。上訴人車輛經修復后,其使用價值的減損不明顯存在,故對其車輛貶值損失賠償的上訴請求,本院不予支持。2、關于巫某云主張的交通費4246.20元是否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問題。上訴人主張的交通費所提交的證據均不能證實原告因車輛修理所產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產生交通費用的合理性,因此,對其該項上訴請求,本院不予支持。故作出(2017)新02民終325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判決作出后,巫某云不服,申請再審。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1、關于巫某云所主張的涉案車輛“貶值損失”是否應予支持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七條第二、三款規定:“損壞國家的、集體的財產或者他人財產的,應當恢復原狀或者折價賠償”“受害人因此遭受其他重大損失的,侵害人并應當賠償損失?!薄吨腥A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九條規定:“侵害他人財產的,財產損失按照損失發生時的市場價格或者其他方式計算?!?span style="text-decoration:underline;">雖然《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五條未將機動車“貶值損失”作為賠償項目,但這并不意味著機動車“貶值損失”就一定不能得到賠償,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具體的案件情況對機動車“貶值損失”問題進行處理。本案中,涉案車輛在被購買后僅僅幾天就因道路交通事故而被損壞,巫某云對涉案車輛被損壞并無任何過錯,而徐某強卻被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認定為“負事故的全部責任”,涉案車輛的維修費費用數額達到78878元,涉案車輛經過維修但仍然存在“后備箱門支撐不穩定、后尾燈縫隙過大、檔位不靈活”等問題。上述事實表明涉案車輛盡管修好后仍能使用,但其安全性、駕駛性能均會降低,其價值也會明顯減少,故本院對巫某云要求賠償車輛“貶值損失”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新嘉價估字(2016)056號《關于車輛貶值損失的價格鑒定結論書》認定涉案車輛的“貶值損失”為29653元,徐某強、宏雁公司、鴻宇公司、人保財險克分公司又不能提供證據證明該鑒定意見存在不合理之處,故本案對該鑒定意見予以采納。巫某云因鑒定所支出的費用亦屬于其所受到的損失,為應當得到賠償。故,徐某強應當向巫某云賠償涉案車輛的“貶值損失”29653元及鑒定費用損失2986元。2、關于巫某云所主張的交通費損失是否應予支持問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五條第四款的規定,非經營性車輛因無法繼續使用所產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費用亦屬于給受害人造成的財產損失的范圍,人民法院亦應予以支持。涉案車輛在道路交通事故發生后因維修而導致巫某云無法繼續使用,會產生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費用??紤]到巫某云所在單位配備接送班車及其應當使用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因素,本院酌定徐某強向巫某云賠償因涉案車輛無法使用而產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費用損失1000元。3、關于鴻宇公司和宏雁公司是否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問題。徐某強駕駛的重型半掛牽引車及重型箱式半掛車分別掛靠在鴻宇公司、宏雁公司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以掛靠形式從事道路經營活動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屬于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當事人請求掛靠人和被掛靠人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之規定,鴻宇公司和宏雁公司應當對徐某強在本案中的民事責任承擔連帶責任。4、關于人保財險克分公司是否應當對巫某云在本案中所主張的車輛“貶值損失”和相應鑒定費用損失及交通費損失承擔保險責任問題。巫某云并不是涉案機動車第三者責任保險合同的投保人、被保險人和受益人,故無權對該保險合同中合同條款的效力提出異議,其關于涉案保險合同中相關合同條款無效的理由不能成立。涉案機動車第三者責任保險條款第四條約定:“保險期間內,被保險人或其允許的合法駕駛人在使用被保險機動車過程中發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傷亡或財產直接損毀,依法應當由被保險人承擔的損害賠償責任,保險人依照本保險合同的約定,對于超過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各分項賠償限額以上的部分負責賠償”、第七條第(一)、(四)項約定保險人對“被保險機動車發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停業、停駛、停電、停水、停氣、停產、通訊或網絡中斷、數據丟失、電壓變化造成的損失以及其他各種間接損失”“第三者財產因市場價格變動造成的貶值、修理后價值降低引起的損失”不負責賠償。故,人保財險克分公司對巫某云在本案中所主張的車輛“貶值損失”和相應鑒定費用損失及交通費損失應當不承擔保險責任。故作出(2018)新民再85號民事判決:撤銷一、二審民事判決,改判徐某強賠償巫某云各項損失共計33639元(車輛“貶值損失”29653元、鑒定費用損失1986元、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費用損失1000元),克拉瑪依鴻宇物流有限公司、克拉瑪依市宏雁商貿有限責任公司對徐某強的上述民事責任承擔連帶責任。

                 


                本文是山東和信機動車鑒定評估有限公司整理搜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進行刪改查,謝謝!
                友情鏈接:
                山東和平價格評估有限公司

                Copyright? 山東和平價格評估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聯系人:許經理 電話:0538-8505088 / 18653806690

                地址:山東省泰安市開元路2號中天城市廣場406室 郵箱:heping8505088@163.com

                技術支持:千橙網絡(15865388890) 魯ICP備19051936號 魯公網安備37090202001426號

                在線客服
                a级绝对黄,伊人手机视频,打电话系列国产在线,亚洲天堂中文字幕在线观看
                    <pre id="hnldd"><sub id="hnldd"></sub></pre>
                    <form id="hnldd"></form>
                    <track id="hnldd"></track>
                    <del id="hnldd"></del>

                              <ruby id="hnldd"></ruby>